博 客

贤弟过奖。清贫在中国是个崇高的词汇,偶实在愧不敢当……

HP:
  请王局把他那张航拍发来吧,本周无战事,偶就把它解决掉。志勇想学,最好等这波疫情过去了再说。你们都是社会上的活跃人物,万一“密接”了,白大褂就可能上门来找偶的麻烦,那就讨厌了,你知道偶是拒绝核酸的。


转一封得意的北京通信给兄弟看个热闹:

  ………………
  27个小时,给江西教育社重排了古籍《豫章丛书》,计29册13641页,净7481462字。这个成绩单对偶来说不算什么,但如果加上以下两点,那就是骇人听闻了:
  一,全书有19363条散注,完全无规则地分布在29个分册中,这轮清样彻底大倒版,把它们全都做成了当页注(页下注);
  二,全书不算标题,每个页面上也有字体、字号、字符标记和缩放规则的交错变换,真正的千头万绪。
  ……必须指出的是,偶这27个小时还包括吃饭、睡觉、电话、会客等等,就是说,实际作业时间其实不到一天。你说说看妹子,你也是20年的编辑了,就你在北京的人脉,找最强大的排版公司,完成同样的工作,达到偶的质量,需要多少时间?
  容偶放肆一句:如果你能找到谁用一年时间完成偶的工作,偶在全聚德请客,然后从此退出江湖。呵呵,一天等于一年。
  (下面这个照片是这轮清样的纸件,整整四大箱,注意脚下的可乐罐子。)
  不具

工艺问题,容不得半点含糊其辞、

一厢情愿的再版工艺迷思

本文可供中国所有书刊版面设计师、排版人和编辑参考。

可怜姑娘们压力山大……

繁简体同步出版

严重的决策错误,把最简单的事儿弄成了最麻烦的事儿

页面